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7017k小說網 > 首席御醫

第三九四章 落架鳳凰

首席御醫 | 作者:銀河九天 | 更新時間:2015-07-12 20:25:12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完美世界龍王殿滄元圖伏天氏修羅武神元尊三寸人間九星毒奶終極斗羅劍來
  “不用,你自己快過去吧……”

  曾毅不想讓羅海濤夾在中間難受,就客氣推辭著,只是話說到一半,曾毅又覺得自己既然都已經到了這里,距離龍家的大門只有幾步之遙,何不就索xìng來個痛快的,去見見龍清泉又何妨!

  “你人都來了,還怕什么!”羅海濤拉了一下曾毅的胳膊,心里替曾毅著急,道:“總不能白來這一趟吧!”

  “也好!”曾毅就點了點頭,道:“那就麻煩你了,海濤!”

  “跟我還客氣什么!”羅海濤說到,他早覺得龍清泉這事辦得太過分了,巴不得曾毅能過去把事鬧大呢,他道:“曾毅哥,其實我一直就看好你跟我表姐!”

  曾毅笑了笑,道:“行了,你在前面帶路吧!”

  “好!”羅海濤來了精神,他倒要看看,等會曾毅往那一站,自己那位姑父會是什么樣的一種表情。

  此時羅海濤車子的副駕駛位,又有一個腦袋探了出來,是個年輕漂亮的女孩,有學生的樣子,但又有很時尚出位的穿著打扮,道:“羅少,還走不走?”

  “走!”羅海濤喊了一聲,回頭對曾毅道:“是我朋友,我帶她來這里長長見識!”

  曾毅笑著點頭,心道羅海濤真是改不了的xìng子,記得當初和龍美心、翟浩輝一起跑溫泉的時候,這小子就想把自己的小女朋友拉來炫耀一番!不過,這小子交的女朋友,確實不怎么樣!

  羅海濤也不多說,道:“曾毅哥,那我過去了,前面不遠就是,你跟著我的車!”說著,羅海濤就快步走向自己的車子,拉開車門鉆了進去。

  “不是說你在這里能橫著走嗎,怎么一個普通的車牌都敢攔你的車?”副駕駛位的女孩帶著懷疑目光問到。

  羅海濤道:“你知道什么!那是我曾毅哥,未來的表姐夫!”

  “他家住在這里?”女孩指著喬冠東的院子。

  “不是!這是紀委喬的家,曾毅哥來吃飯的!”羅海濤說到。

  女孩又lù出一副不信的表情,道:“你表姐夫不會是被紀委的人叫來喝茶的吧?”

  羅海濤有些無語了,來紀委喝茶,那也要看級別的好不好,何況哪有到紀委家里喝茶的道理!他懶得回答這個白癡的問題,看前面的徐力把路讓開了,就一踩油門,向前駛去。

  天和園的布局,有點像是地方上的省委常委大院,里面都是一棟一棟獨戶小樓,彼此隔了一些距離,但距離并不遠。

  往前走了一百多米,羅海濤的車子朝右邊拐進去,然后停在了一座小院子前,小院門口有一株很大的松樹,極其顯眼。

  羅海濤把車停好,下來打開后備箱,從里面抱出一個黑sè的壇子,然后朝曾毅打了個招呼,示意到地方了。

  曾毅下車之后,就從車里搬出自己準備好的禮物,同徐力一起抱著,然后跟著羅海濤進了這座小院子。

  “曾毅哥,我大姑父這人脾氣特別不好,一會你自己見機行事!”羅海濤向曾毅叮囑了幾句,然后抱著壇子走到里面的小樓前,按下門鈴,然后等在門口。

  很快,有人打開了屋門,看樣子是龍家的保姆,看到羅海濤,就笑著打了招呼,“快請進!”

  羅海濤卻沒有著急進去,而是問道:“誰在家?”

  “龍署長和夫人都在!”保姆tǐng好心,知道龍清泉不怎么待見羅海濤,還專門提醒道:“龍署長的心情不怎么好,聽說有人賴在大門口三天了,非要見龍署長。”

  羅海濤就回頭看著曾毅,心道你說的人可不就在眼前了嘛,只是羅海濤很吃驚,曾毅竟然在天和園外面等了三天,真是沒有想到啊,換了自己,就絕不會做這種傻事的,這不是讓別人看笑話嘛!

  此時里面傳來女聲:“是誰來了?”

  保姆就道:“是海濤來了!”

  “海濤,來了就趕快進來,怎么還站在門口呢!”里面的人說著話,就出現在了門口,是位五十多歲的fù人,雍容華貴,一臉慈笑,道:“你這孩子,怎么還帶東西呢!”fù人的眉眼之處,跟龍美心有幾分相似,不用猜都知道,這就是龍美心的母親羅瑾瑜了

  羅海濤把懷里抱著的壇子亮了亮,道:“老家有人送來一些腌菜,我爸知道大姑你喜歡吃,就讓我送一壇過來!”

  “抱著怪沉的,快放在里面吧!”羅瑾瑜就招呼羅海濤進門,一邊道:“你姑父吃完飯去散步了,一會就回來,你先坐!”

  羅海濤還是沒動,道:“大姑,我還帶了個人來!”

  羅瑾瑜這才注意到站在廊下的曾毅,道:“這是……”

  羅海濤就靠近了幾分,低聲道:“是我美心姐在南江找的那個對象,曾毅!”

  羅瑾瑜神情一滯,微微失神,心道羅海濤這孩子也真是太莽撞了,怎么能把這個曾毅給領到家里來呢!現在家里最不愿意聽到的,就是這個名字;最不愿意見到的,也是這個人,幸虧是老龍出去散步不在家,否則讓他看到,還指不定要出什么事呢。

  “曾毅哥,我給你介紹,這就是我大姑!”羅海濤擠了擠眼睛,道:“我大姑平時對我最親!”

  曾毅就上前兩步,以晚輩見長輩的標準禮節,向羅瑾瑜鞠了一躬,恭恭敬敬道:“伯母你好!”

  “這……”

  饒是見多了場面,羅瑾瑜此時也不知道該怎么應付了,自己是該打這個招呼呢,還是要把曾毅轟走?打招呼的話,自己丈夫肯定會生氣;直接轟走,又會傷了女兒的心!

  羅瑾瑜這一猶豫,現場的氣氛就凝滯了,所有人都沒有說話。羅海濤抱著壇子站在旁邊,一幅看熱鬧的模樣。

  而龍家的保姆,此時也是有些意外,心道這人怎么會如此膽大,竟然敢直接上門來了,這幾天龍署長的脾氣可是爆得很,一會見了得出大事啊!

  “我才出去一會,怎么家里就變得這么熱鬧了。”此時門口傳來淡淡的聲音。

  羅瑾瑜臉sè又是一變,真是怕什么,偏偏就來什么,龍清泉散步回來了!她急忙下了臺階,迎上去幾步,想著提前打個照應,免得自己丈夫被氣得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來。

  龍清泉這個人長得極有氣勢,一米八的個子,虎背熊腰,四方臉,濃眉大眼,頭發留得很短,顯得非常干練,兩側鬢角卻是全白,看起來既有威嚴殺氣,又有幾絲溫雅,年輕的時候,肯定是一美男子。龍清泉背著手踱進院子,身后還跟了一個人,不知道是秘書還是警衛,抬眼看到羅海濤,龍清泉便道:“是海濤來了,怎么站在外面不進去呢?”

  換作以前,龍清泉看到羅海濤,可能就只是哼上一聲,便當是打過招呼了,如今羅剛永的仕途重新看好,龍清泉才愿意說上這么一句話。

  “清泉!”羅瑾瑜過來站在了龍清泉的面前,不想讓龍清泉看見曾毅,道:“外面是不是有點熱,我看你今天散步比平時要短!”

  龍清泉“唔”了一聲,繼續朝里走,吩咐道:“把西瓜切一個,給海濤解解渴!”

  “好!”羅瑾瑜笑著點頭,陪著龍清泉往里走,但身子擋在了龍清泉和曾毅的中間。

  龍清泉今天看起來有些心不在焉,低著頭往屋里走,也沒注意到羅瑾瑜的這些小動作。他馬上要退了,雖說表面毫不在意,甚至還要高調全退,但這心里難免還是有些失落的,自己的寶貝閨女,這幾天還出了國,龍清泉這心里不僅是失落,還有些空dàngdàng的,一下都覺得自己的生活少了點什么似的,總是不得勁。

  “龍伯伯,你好!”曾毅此時站在了龍清泉的面前,跟剛才一樣,謙恭地鞠了一躬。

  “你是……”龍清泉之前也沒在意,以為這里的人都是跟著羅海濤過來送東西的,現在看對方主動向自己打招呼,這才正眼看了過去。不過這一看之下,他頓時火冒三丈,連眉毛都豎了起來,他對曾毅可是非常恨的,化成灰,他也能把曾毅給認出來,當時怒喝道:“誰讓他進來的!”

  龍清泉就看向了羅瑾瑜,壓根沒有搭理曾毅的意思。

  羅瑾瑜千防萬防,沒想到曾毅會主動站出來,當下也無計可施了,只能蹙眉搖頭,表示曾毅不是自己叫進來的。

  龍清泉的視線,就立刻又射向了羅海濤,羅海濤則低頭看著自己懷里的壇子,不跟龍清泉的視線有任何交集,他敢在羅瑾瑜面前承認曾毅是自己帶過來的,但還沒有膽子敢在龍清泉面前也這么講,他心里不怎么懼怕龍清泉,但龍清泉發起火的樣子,著實有些嚇人。

  “清泉……”羅瑾瑜此時一只手按在了龍清泉的胳膊上,示意龍清泉克制一下自己的脾氣,不要因為這件事發火,大不了把人轟走就是了。

  曾毅站在那里沒動,看著龍清泉道:“我知道龍伯伯不想看見我,但是我還是懇請您能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我只說……”

  “你有什么資格跟我講話!”龍清泉冷冷看著曾毅,一回頭,對自己身后的人,道:“警衛處的工作是怎么做的,怎么隨便什么人都讓進來!”

  身后的人也是從沒見過龍清泉如此雷霆震怒的樣子,哪里敢怠慢,立刻就要去聯系警衛處。

  “龍伯……”曾毅又往前一步,還想爭取把自己的話講出來。

  一只手就擋在了曾毅的面前,龍清泉身后的人,現在已經護在了龍清泉的面前,銳利的眼神直盯著曾毅,一手按在了腰間,冷冷警告道:“退后!”

  曾毅沒辦法了,只好往后退了幾步,他已經看出來了,這人是龍清泉的貼身護衛。

  龍清泉甩開羅瑾瑜的手,邁步朝屋里走去,臉上全是盛怒之sè。

  羅海濤一看這架勢,哪里還敢再待,他跟著龍清泉進屋,彎腰把手里的壇子往地上一放,轉身就要開溜。

  龍清泉看羅海濤這心虛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曾毅肯定就是這小子給帶進來的,這是盼著自己能早點被氣死啊!龍清泉不好對羅海濤發火,就看著羅瑾瑜,指桑罵槐道:“大夫叮囑你多少次了,讓你不要吃這些腌菜,自己的身體是什么狀況,難道你自己不清楚!”

  羅海濤聽到這話,心里也有些生氣,合著我大老遠送一壇腌菜過來,還是沒安好心,是想毒死我大姑怎么著?他真想把菜壇子再抱走了事,但最終還是沒有膽量這么做,只得道:“大姑,姑父,那我先回去了!”說完,他就往外走。

  到了門外,羅海濤朝曾毅使了個眼sè,示意曾毅待在這里怕是沒有用,還是趕緊走吧。

  曾毅看著保姆把門鎖上,眉頭緊緊一鎖,這才轉身往外走去,徐力一看,把手里的東西往地上一放,也跟著就走。

  龍清泉的那位警衛看著兩人離開,但并沒有跟出來,只是站在屋子的廊下,警惕盯著兩人的背影。

  出了門,羅海濤就又管不住自己的嘴了,道:“冷酷!無情!連我都看不下去了。”

  曾毅拍拍羅海濤的肩膀,苦道:“連累你了!”

  羅海濤倒是毫不在乎,問道:“你說說看,是我把你帶進來的嗎?簡直就是不講理嘛!”

  曾毅嘆了口氣,這見面的場景,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糟糕,還好是羅海濤帶自己來的,換了別人,怕是情況更糟啊。這也是曾毅讓羅海濤帶自己過來的原因,羅海濤就是這么一個惹事生非的xìng子,龍清泉肯定也清楚,他肯對羅海濤發脾氣,就說明不會拿羅海濤怎么樣了,他要是不對羅海濤發脾氣,那情況才要嚴重呢!

  就像對自己,龍清泉壓根連句話都不愿意講,這才是真生氣,是帶著恨意的!

  “曾毅哥,你得想想別的辦法啊!”羅海濤看著曾毅,著急道:“我大姑父是出了名的鐵石心腸,你‘程門立雪’的這招肯定是沒用了。你跟我美心姐,總不能就這么完了吧!”

  曾毅一點頭,道:“我知道!”

  “得快,必須趕緊采取新行動!”羅海濤還不忘叮囑一聲,他就一個原則,龍清泉反對的,自己就要支持,否則這口氣咽不下。

  兩人在龍家門口站了一會,覺得再待下去也毫無意義,便準備離開。剛要上車,前后兩個方向,各有一隊警衛沖了過來,有便衣,也有身著制服的衛兵,在距離兩人五米遠的地方,把兩人圍在了中央!

  為首一位少校軍官,此時邁步上前,面sè冷峻,道:“證件!”少校的語氣極其不友善,說話的時候,右手就按在腰間的槍匣上。

  曾毅知道其中的規矩,也沒有自己去拿證件,而是指了指車子,道:“龍署長說的人是我,跟其他人無關!”

  立刻有衛兵上前打開車子,把里面的證件全都拿了出來,少校并沒有檢查證件,也沒有聽曾毅的解釋,而是直接下了命令:“全部帶走,接受檢查!”

  羅海濤暗道倒霉,自己的大姑父也太狠了點,不待見曾毅也就罷了,現在人家主動上門,又在門外站了三天,你不愿意跟人家講話,直接趕走就是了,怎么還真的通知警衛處了呢,這下可麻煩了,怕是連帶曾毅進來的人,也要被牽扯到了。

  “知不知道我們是誰!”羅海濤的那位小女朋友非但沒被這陣勢嚇住,還有些橫,估計是平時聽了羅海濤太多的吹噓,真以為羅海濤能在這里橫著走。

  羅海濤一個jī靈,立刻喝道:“閉嘴!”

  好在是警衛并沒有發難,迅速把眾人帶離了現場,只是到警衛處問清楚情況之后,也沒放大家離開的意思。

  一個小時后,翟浩輝趕了過來,一同過來的還有一位少將,是警衛局的副局長。副局長親自核實了情況之后,確認無誤,這才簽字放人。

  把眾人送到天和園門口,副局長跟翟浩輝道別,道:“浩輝,情況都弄清楚了,一場誤會而已,你的這幾位朋友,我現在就交給你了!不過,以后可千萬不能再開這種玩笑了!”副局長說這話的時候,神sè極其嚴肅,口氣極為鄭重。

  “規矩我懂!”翟浩輝點了頭,道:“給張叔叔添麻煩了!”

  “好了,我還要去向局里做匯報,就不送你們了!等回頭有空了,到張叔家里坐坐!”副局長說完,也不耽擱,直接登車離去。

  羅海濤這才有說話的機會,悶聲問道:“浩輝哥,你怎么知道我們被扣住了?”

  “你以為這是什么地方!”翟浩輝淡淡說著,道:“這天和園自建成以來,就從沒有人敢硬闖進去,更別提是成功繞過幾道警戒潛伏進去。”

  天和園的保衛工作,雖然不及玉泉山規格那么高,但暗中看不到的警戒力量,也是遍布天和園的每一個角落。龍清泉一聯系警衛,就把警衛局的人給震動了,還真以為是自己的保衛措施出了什么疏漏,這事直接就捅到總參去了,事關首長的安全保衛工作,從來都沒有小事。

  翟浩輝接到消息,聽說是龍清泉家里出了事,就猜到可能是曾毅,于是立刻趕過來處理。

  “沒給你添麻煩吧?”曾毅此時說到。

  翟浩輝擺擺手,道:“誤會而已!中辦的李釗雄主任,已經幫你證實了,是他請你進來的!就算我不過來,警衛局也會放人的!怎么樣,這回見識到龍署長的厲害了吧!”

  曾毅點點頭,道:“印象深刻!”

  “哈哈……”翟浩輝笑了起來,拍拍曾毅的肩膀,道:“走吧,找個地方喝酒去!海濤也一塊去吧!”

  羅海濤當然不會反對,立刻表示贊同,于是眾人分乘兩輛車,一起離開了天和園。

  翟浩輝跟曾毅坐的是一輛車,上車之后,他問道:“接下來你什么打算,明天還到天和園去?”

  曾毅搖搖頭,道:“不去了!我回南江!”

  翟浩輝就有些意外,他以為按照曾毅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xìng子,會一直跟龍清泉耗下去呢,沒想到曾毅這么快就要鳴金收兵了。翟浩輝眉頭微微一鎖,道:“準備就這么放棄了?”

  曾毅又搖搖頭,道:“這次我來京城,是要給美心一個說法的,她這么不明不白地出了國,會被別人笑話的!我可以被人看了笑話,但她不能!”

  翟浩輝先是一滯,隨即就明白過來了,心道曾毅這也真是用心良苦了!

  龍美心是天之驕女,猶如翱翔九天的鳳凰,追求她的世家子多如過江之鯽,可龍美心為了曾毅,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跟崔恩熙上演了一幕爭風吃醋的戲碼,這件事在四九城內,確實是個不大不小的笑話!

  有一句話講的是:落架的鳳凰不如雞。

  可能大街上也常有“二女爭夫”的鬧劇發生,普通人做出這樣的事,或許可以理解。但以龍美心的身份和地位,竟然也要做這樣的事,就讓人難以接受了,這與尋常的悍fù又有什么區別呢?

  甚至還不如尋常悍fù呢!悍fù一番撒潑,可能就爭到自己心中所愛了,可龍美心自降身份,把這么丟臉的事情都做了,依舊沒有追求到地位和身份都遠不如自己的曾毅,這事情看起來,倒像是龍美心在自作多情,是她一廂情愿,自取其辱罷了!

  作為女方,做出這樣的事,可以說是矜持全無、體面全無了,這種事發生在普通百姓人家,都有些讓人難以接受,更何況是龍家這種光鮮門第呢。在這件事情上,龍家的人覺得丟了很大的面子,所以才有龍美心被禁足的事情發生。

  龍美心畢竟是個女孩子,而且還是那么驕傲的一個人,現在卻成了很多人的笑話,可以想象她的心里有多難受。如今又出了國,在外人看來,倒像是龍美心丟不起這個人,跑出去躲起來了。

  這次曾毅一反常態,到了京城之后,竟然傻乎乎地在天和園門口站了三天,翟浩輝之前有些不明白,現在卻完全明白了!曾毅是自愿到那里去的,他是把自己當做一個笑話,擺給所有人看的,目的是要告訴大家,自作多情的并不是龍美心,而是我曾毅!

  翟浩輝覺得難以想象,以曾毅那個寧死不折腰、從不趨炎附勢的xìng格,如今也破了例,這只能說,龍美心沒有看錯人!如今這事鬧得這么大,還驚動了警衛局,別人想不知道都難了。

  “曾毅,跟我下部隊吧!”

  翟浩輝看著曾毅,極其鄭重地說到,他不是在說笑,就算曾毅解決了這個問題,但也無法解決身份的問題,如果下部隊的話,這是在翟家的覆蓋范圍之內,再有老爺子的器重,曾毅的前途,就定然不會在張杰雄之下!

  碼字碼mí糊了,才發現都四點多了,沒有檢查錯別字,如果大家發現,請在書評區指出。ro!。
首席御醫最新章節http://www.rebuqe.live/shouxiyuy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爛柯棋緣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花掉1000000億魔臨漢闕最強黃金眼高齡巨星黎明邊緣異世藥王
安徽快三今日推荐和值